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心水论坛 >
这场战斗已从前67年 它让中国国民真的站起来 麦克阿瑟

发布日期:2021-02-07 06:29   来源:未知   阅读:

  3

  文?陈辉

  一个西点军校教员说:……对我们美国军人来说,这两场战争的意思和象征都是完全不同的。越南战争是政治上的失败,并不是军事上的失败。美国军队是在被约束四肢的情况下打仗。由于害怕中国参战,不准许美军越过17度线对北越的目的和基地进行有效的军事袭击。终于打成了一场烂仗。终极只能撤出了事。而朝鲜战争则是完完全全的军事失败。一个世界公认最强大的国家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却没能打过一个贫困国家装备原始的陆军。尤其是在对我们有利的大兵团野外攻防战而不是游击战的状态下失利,而且输得很惨。这是我们美国军队和美国国家永远的羞辱和疮疤。

  当先于部队达到火线的彭德怀,及时调剂了作战方针,把阵地防备战改为在活动战中寻机歼敌,打了一个被国际军事界评为“世界战争史上少有的遭遇战”??云山战斗鏖战三天,美陆军历史最长久的王牌部队骑1师遭志愿军第39军重创,1800人被毁灭。

  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评论说:中国共军是一个幽灵,连个影子也没有。共军没有机械化部队,只好巧妙地实行徒步浸透,迂回包围行动。敌人的行动比我们的行动用意更隐蔽。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大外交》一书中评论说:“刚在国共内战中获胜的毛泽东,把杜鲁门的宣布视为反应出美国人惧怕共产主义诡计,色厉内荏;他把它解读为,美国开始想采取举动,扭转共产主义在中国内战得胜的局势。杜鲁门维护台湾,即是是支撑美国依然否认为中国正当政府的国民党政府。美国逐渐增强支援越南。北京视之为资本主义包围中国的行动。凡此种种加起来,都促使北京采用美方最不愿见到的办法。毛泽东有理由认为,如果他不在朝鲜拦阻美国,他或者将会在中国国土上和美国交战;最最少,他没有得到理由去作出相反的结论。”

  半个多世纪之后,这些恼怒、无奈和绝望,还缭绕在参加过那场战争的美国老兵心头。他们多年后写下的战场记载,至今令人动容。位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向众人讲述了个关于英雄杨根思的故事。

  美国学者乔纳森?波拉克通过对表露的新资料的研讨认为,中国加入朝鲜战争是受局势安排的。他说,对于是否介入战争的争辩在1950年10月份甚至在周恩来与印度大使潘尼迦有名的深夜会面后还在持续进行。只是到了10月13日,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再次衡量了中国介入的危险和代价之后,才从新肯定有必要在朝鲜安排军队,因为如果中国军队不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保险就会受到显明的要挟。当美国决议超出“三八线”、美国壮大的军事力量涌现在中国东北边疆的时候,“中国领导人仿佛没有别的抉择”。

  抗美援朝为什么是中国军人留给对手的永久疼痛??因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抗击拥有数千架战机形成空中优势和一个师火力强过我两个军的强大对手,生生把傲慢叫嚷“让大炮的发言取代会谈”的敌人,打回到了板门店,最后逼着克拉克将军懊丧地说出了美国军人最不想说的一句话:

  长期以来,在美国大众心目中,朝鲜战争是不受欢送的。因而,近十几年来一些本国学者,如美国著名的朝鲜战争史专家布鲁斯?卡明斯等以“鲜为人知的战争”、“被遗忘的战争”为研究著作的标题。

  这场战争是美国陆军史上一次“最大的失败”,而中国。。。

  这位美国老兵的讲述,丰盛了人们对英雄杨根思的意识。

上甘岭战役

  这种疼痛,是作为军人,面对远比自己在精力上要强盛得多的对手时的愤怒、无奈和失望。

  “联合国军”首任司令官、“二战”名将、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对中国人民志愿军评价道:中国军队经常避开大路,应用山岭、丘陵作为濒临路,他们总是插入我纵深发动攻打。其步兵手中的武器应用得比我们纯熟,充足。敌军惯于在夜间运动和作战。敌人步兵练习精良,小型武器和轻巧装备充分,但几乎没有起声援作用的空军,而且大炮、高射炮、运输和交通装备等方面都特别缺乏。

  本文原文刊于《?望东方周刊》

  这场战争的终局,就已经不可转变地注定了。

  33年前暮秋的一天,当我第次站在鸭绿江边,注视着当年被美国军机炸断至今仍矗立江中不倒的半截鸭绿江大桥时,就在心里暗自遐想,我的父辈从这里到达江对岸时,他们是怎样仅凭怀中揣着的八个发烫的大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就抱定了必胜武装到牙齿的对手的信心?

  西点军校评论:中美两军的战斗接触是在中朝边境地域开展的,单从地舆上讲,始于鸭绿江而终于“三八线”,输赢之势是不言自明的,没有必要曲解和掩饰。中国军队在毛泽东的统率之下竟成了一群狮子。中国军队在韩战中表现出来的克服艰苦的勇气、杀身成仁的气势和精明有效的战术,是无比令人钦佩的。作为军人,我们天然是盼望己方能取得胜利。然而作为一个客观论证的学者,我们认为无论从战役指挥和战场表示来评判,中国军队获胜都是公道的。不堪假想,如果有一天不得不打的话,我只能祈望那时的中国军队不再有太多的毛泽东颜色。

  惊愕来自与无知,更来自于歧视。即使是对于美军的高等将领们来说,“毛泽东战术”也是个生疏的名词。

  彭德怀一度轻车深入到敌人后方,与敌人擦肩而过后又荣幸地转了回来。当志愿军118师师长邓岳率部到达大榆洞??彭德怀的居住所在地时,前线的炮声已清楚可闻。彭德怀立即命令邓岳率部跑步前进,在温井地区向敌人敞开志愿军入朝以来的第一个“口袋”。

  二

  麦克阿瑟的观点,代表着一大量美军将领的立场。刚从废墟上出生的新中国钢产量不过60万吨,还不到美国的1/146,公民收入也仅为美国的1/16。麦克阿瑟指挥的“联合国军”和李承晚军总兵力44.4万余人,其中地面部队34.9万余人,海军5.6万余人,空军3.6万余人,投入各种作战飞机1100余架、舰艇200余艘。而中国陆军仍处在“小米加步枪”时代,全体车辆还不迭美军一个军的设备数目;树立不到一年的空军尚不具备作战能力,海军连条像样的舰艇都没有。

  一种认为交战双方打了个平手。朝鲜战争的从“三八线”开始到“三八线”结束,交战双方打了个平手。

  仁川登陆的胜利,“联合国军”的长驱直入,眼看行将打到鸭绿江岸的好像已不可逆转的战局,使面前这场朝鲜战争,几乎成了麦克阿瑟展现个人军事天才的舞台。

  抗美援朝期间,自愿军发掘的坑道跟交通壕分辨长达1250公里和6240公里,假如把挖出的土石堆成宽、高各一米的长堤,可绕赤道一圈半。恰是这些坑道与堑壕,使缺乏飞机与坦克的意愿军顶住了美军一次次狂轰滥炸??美军在朝鲜半岛倾注的弹药多达690万吨,发明了世界战斗史上的弹药耗费之最。

  犹如一幕精典戏剧,年青的中国军队在异国作战,一出手便令全世界大吃一惊。在萍水相逢的遭受战中,志愿军13天歼敌1.5万余人,取得了第一次战役的胜利。

  “同毛病的对手打一场过错的战争”

  中国决不向任何敌人屈从:让对手永恒痛苦悲伤的力气!

  当黄继光以他中国式的“马特洛索夫”的惊天一跃,扑向喷吐火蛇的敌人枪眼时;

  一辆吉普车,一个参谋,一部电台,外加两名警卫员,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就这样先于大部队开赴前线。

  在朝鲜战争历史研究范畴很有影响的美国学者艾伦?怀廷在《中国跨过鸭绿江:决定介入朝鲜战争》一书中认为,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战争前夕正专一于解决压倒一切的海内问题,而中国的介入是因为中国安全受到事实威胁的成果。

  连正在指挥部队缓和渡江的40军军长温成全也不知道,车里坐的就是彭德怀。

  英国牛津大学策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在《清长之战》(长津湖之战)中评价道:勇敢的志愿军,可能在后人看来不堪设想。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鄙弃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尔后的世界历史过程就必定不一样。

  美国《安斯凯顿研究室》首席研究员偌布斯?弗兰克评论:北韩战场上的中共军队,除了军事装备上不如美国联军,而其他无论斗志、勇气,都是美国难以设想的高……当时,中共军队可以说无论哪一支都可以在一块阵地,独挡一路盟军。而盟军除了美军以外,其他部队都是一触即溃。

  ”

  一

义务编纂:张岩

  沉沉夜色覆盖着鸭绿江大桥。一辆苏制吉普车鸣着短短的喇叭声在桥上缓缓超出长长的行军序列,消散在朝鲜境内的暗夜之中……

  作为地缘政治环境峭拔庞杂的大国,中国的周边始终埋伏着大大小小的危机。总有人想把战争的炸药桶在中国的周边再次点燃,让中国国民被迫作出本人的决定。历史告知我们,战争素来不是单靠和平的志愿就能防止的。而赢得和平的最好措施,就是赢得战争,或者具备博得战争的能力。

  麦克阿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乐观谈话”发表后没有几天,彭德怀已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他的多国部队遭遇了。

  出身军人间家、毕业于著名军校的美国“高富帅”麦克阿瑟显然疏忽了出生农夫家庭、仅上过几年私塾的中国“山里娃”彭德怀,也忽视了年轻的新中国和她的军队,忽视了这是一群虽然少有正规的军校经历却从不乏战争经历的人,更忽视了这是一支从来不畏惧任何强大对手的军队。饱受战争之苦的中国不乐意取舍战争,但从来也不惧怕战争!

  美国学者约瑟夫?格登在其很有影响的著述《朝鲜战争??未流露的底细》一书中说:“在美国不高兴的经历中,朝鲜战争算是其中的一个:当它结束之后,大多数美国人都急于把它从记忆的罅隙中微微抹掉。出于某一原因,朝鲜战争是美国第一次没有凯旋班师的战争。美国使朝鲜处于僵持状况,同共产党中国这个宏大而落后的亚洲国家打成了平手。尽管美国应用了除原枪弹以外的所有武器,中国则以人海战术和对国际政治奇妙的纵横捭阖,制服了美国的现代化军事力量。”

  本文摘编自微信大众号“第一军情”(ID:diyijunqing),转载已获受权,不代表?望智库观点

  在这本书里,我们探讨了抗美援朝为什么“不得不打”??因为对手借这场战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悍然发布派第七舰队封闭台湾海峡,阻拦中国实现同一大业,并一次次把炸弹投到鸭绿江对岸,让战火烧到中国人的家门口。是可忍,孰不可忍!而这一“不得不打”,为此后的新中国打出了少有人敢与我们兵戎相见的国际环境。

  所幸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并没有如我们的敌人所愿那样,在高速发展中放松自己的警戒。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千钧之力反腐,使局部陷入纸醉金迷、歌舞升平中昏沉的国人猛醒;有史以来最强军改,则正使我们这支从井冈山走来、爬雪山、过草地、历十四年艰难抗战、经三年解放战争又三年抗美援朝、赢得三场边境战事的军队,重新爆发出英武之师、胜利之师的血性和胆气。这是军队之幸、民族之幸,亦是国家之幸。

  “朝鲜战争是美国强加给中国的”

  与敌人的军旗同归于尽!这才是中国军人,这才是中国军魂。这才叫:他们将压倒所有敌人,而决不被任何敌人所屈服!即便他们也会遭受失败,但他们决不接收任何来自对手的耻辱!这样的中国军人,才会给对手留下永远无法磨灭的锥心之痛。

  1953年的一天,他在北美的一个小国度坐公交车,一位当地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先生,你是中国人吗?他犹豫了一下,答复说:“是。”那个当地人对着全车的人大声说:“看哪,这就是中国人!就在昨天,我们那个野蛮的街坊在朝鲜停战协议上签字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佬就是被和这位先生一样的中国人战胜的,我们眼前就站着一位了不起的中国人!”于是,全车的人都起破鼓掌,并纷纭与老兵握手,向他表现庆祝。那一刻,老兵的心坎世界被强烈震动了,作为中国人而领有的尊严使他热泪盈眶。

  一个西点军校教师评论说:要晓得参加韩战的美军部队均非轻易之旅。美八军、陆战一师、骑一师都是美军中响当当的王牌军、常胜军。官兵又刚打过二次大战,富有实战教训。装备有世界最新型的坦克、火炮和各种轻重武器。并且占有相对的制空、制海权。除了第一次战役有措手不及的起因外,切实没有什么其他的借口可找。美军在韩战中一再失败,岂但在战役初期遭受突袭时失利,在中后期的两军对垒攻防中也胜少败多。就只能得出一个令人很不舒畅的论断:装备占优的美军在战场上的作战表现不如中国军队。

  “中国人真的站起来了”

  特殊是今天,当一场战争远去而新的战争幽灵又在国门外彷徨之际,当互联网使不明历史本相的人被各种相互抵触的信息包抄撞击之际,我们该怎样对待和念叨这场战争?怎么评价和理解那些为我们今天云淡风清的生涯,而穿梭炮火硝烟生死线的英雄?这对一代没有阅历过战争、盼望阔别战争的人们,是一个无法绕开的严正话题。因为,如何看待自己的好汉,是一个关乎国家存亡和民族存续的大课题。一个不尊敬、不爱戴自己豪杰的民族,将不会有人再为你而战,为你的生逝世存亡去奉献英雄的豪举。情理就是这么简略。

  作为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的后来者,最高统帅“能打仗,打胜仗”的请求,不光是号召在全部官兵口中复诵,更是血液,在这支军队的脉管中奔流。

  巴顿将军的错误布雷德利评估说:“麦克阿瑟那神话般的尊严被侵害了。赤色中国人愚弄了这位一贯准确的军事蠢才,麦克阿瑟现有的才能和气力根本斗不外在朝鲜的中国指挥官彭德怀。”

  “我是第一个在不获得成功的休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将军。”

  当邱少云趴在被焚烧弹打着的草丛中,咬着牙把双手插进三千里山河肥饶的土壤中时;

  今天,这场战争硝烟散尽,已经大半个世纪了。我的父亲,一位亲历过那场战争的老兵,分开我也快二十年了。对于那场战争,他留给我的,只有他穿戴马裤,打着绑腿,站在朝鲜坑道前的日久发黄的照片。而中国人离别最近的一场战争,也已三十年。人们对战争的记忆,因为承素日久,正在开始含混。更有些人,出于不可示人的昏暗神思,为了争光那场战争,不惜刻意抹黑在那场战争中捐诞生命和鲜血的英魂。

《三八线》海报

  固然迟于麦克阿瑟起步上战争舞台,但仅仅从军功上比,彭德怀丝绝不逊于这位“西方战神”。自从平江起义后率部登上井冈山,彭德怀成了毛泽东麾下的英勇战将。他以要害时刻敢于“横刀立马”而著称,被毛泽东誉为“彭大将军”。1937年全面抗战暴发,年仅39岁的彭德怀已是八路军副总指挥。与麦克阿瑟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西点军校校长时一样的年纪。

  日本出版的《‘强大’的神话幻灭了》一书中写道:“年轻的共和国同有100多年侵略史的美国及其联合权势较量,这自身就是奇迹。但更惊人的奇观,是此后产生的美国每战每败,最后在中朝人民面前屈膝认输。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所受损失几乎等于4年太平洋战争中所受损失的2.3倍,美国‘强大’的神话,就这样被攻破。”

1950年10月15日,杜鲁门(右)与麦克阿瑟(左)在威克岛就朝鲜问题进行交谈。

  前美国陆军将军麦克尔?艾伦说:只有傻瓜才挑选中国作对手。

  对于朝鲜战争的胜败,世界上有三种观点:

  一场战争的得失,后人尽可以探讨;但一个民族的英雄,却永远不可商议,更不可抹黑。英雄就是英雄,英雄是民族之灵,是民族精神的表征,是民族魂魄的载体。任何抹黑自己英雄的人都是卑劣的。

  2

  当毕武斌驾驶中弹起火的轰炸机,义无反顾地扎向大和岛上的敌人阵地时;

  当麦克阿瑟尽力使自己相信出当初朝鲜的并非中国主力,并驱部继承北犯时,彭德怀的又一个骗局已经布好??那是一场战争史上少有的内外双重迂回部署。38军以1个师的兵力强行军150里,神奇地出现于敌后,像钉子一样钉在了敌军溃逃的必经之路,使南线美军援兵在几乎看见北边被困美军后却仍无力援手。

  上甘岭战役,一场日后列入美国军事院校教科书的经典战役。尽管敌人向仅3.7平方公里的高地上倾泻了190多万发炮弹和5000多枚炸弹,山头的岩石被整整削去两米,但阵地从头至尾在志愿军手中。

  “彭德怀集中上风兵力各个击破,正面进攻和两侧曲折,善打近战、夜战,从不按部就班的打法施展了宏大威力。”军事历史专家徐焰说,志愿军官兵奋勇作战的精神,也给美军留下了深入印象。

  1

  李奇微把美军与志愿军作了比拟:(美军)部队不愿废弃某些物资享受,畏惧离开为数未几的公路,不愿在没有无线电和电话联系的前提下实施运动,此外,在同敌人作战时脑筋过于简单。这支部队是这样依附公路,不器重夺占沿途高地,不熟习地形和难得利用地形,不愿抛开使部队伤亡惨重的汽车而代之步行,不愿深刻山地、丛林到敌人的驻地去作战。

  战斗停止后,被俘的骑8团参谋长非常不信服。“没有飞机轰炸,炮火筹备,没有坦克冲击,班、排、连静静地靠过来就打,这算什么战术?”当他被告诉这是“毛泽东战术”时,这位少校顾问长满脸惊诧。

  “彭德怀指挥的部队,就是用原子弹也不能全部歼灭。”美国军事专家感慨。

  那场战史告诉我们,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因为战史,不可改变。战史不会骗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军队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彭德怀对麦克阿瑟,看起来好像又是“一边倒”局面。

  有着“军神”之称的麦帅,甚至压根不担忧中国军队的介入。就在10天前,他还在太平洋上的威克岛山盟海誓地对杜鲁门总统说:“我们已不再担心他们参战……如果中国南下到平壤,那一定会遭受极为惨重的伤亡。”

  而比他更丧气的,是美国二战名将布莱德雷,对这场战争的美国式评价:“我们是在一个错误的时光,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有舆论称,美军向“三八线”以南的大败退,是美国陆军史上一次“最大的失败”。美国《时期周刊》指出:“140000名南撤的美军,是美国军队的精髓??他们是我们陆军中最有战役力的部队。”“这次失败??是美国有史以来所遭遇的最重大的失败……在朝鲜的这次失败是不能补救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称此为“美国历史上行程最长的退却”。

  本文摘编自《解放军报》,不代表?望智库观点

  为了探索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我和老友王湘穗专门写了一本书:《割裂世纪的战争??朝鲜1950-1953》,记述那场消逝在一个多甲子前的把20世纪一切两半的战争。

  统一天,彭德怀在开城朝鲜停战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说了一句让全部世界从此记住的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多少门大炮就能够驯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信念,真的可以战胜原子弹?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种原子弹?

  麦克阿瑟狂妄与成见,很快使自己吃到了苦头。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彭德怀

  原题目:67年从前,这场战争让中国人民真的站起来了!  

  1951年4月11日,刚刚渡过71岁诞辰的麦克阿瑟被杜鲁门总统促解聘。那双二战结束时曾在日本投降书上签过字的手,却无法签下朝鲜战争的胜利??尽管他在一周后的国会会前演说中留下了那句著名的“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落”, 但谁都知道,在与小他18岁的彭德怀的较量中,麦克阿瑟无可奈何地凋零了。

  善于“跳蛙战术”、“以诈制胜”和“抽薪断粮”的麦克阿瑟很快就领教了追随毛泽东以游击战起家的“彭大将军”的厉害。

  连麦克阿瑟给杜鲁门的呈文中也不得不承认,美国事“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存在强雄师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

  在67年后回过火来看这场战争,结论应当更加客观、公平。而用世界眼光去审视朝鲜战争,也往往能看得更全面、更透辟、更令人佩服。

  4

  在美军炮火激烈轰击之后,战场安静了。美国海军陆战一师的大兵们,以胜利者的姿势,把印有鹰踩地球军徽的海军陆战队军旗,插在了杨根思排的阵地上。这时,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尸堆中有人在蠕动!一个衣着大衣浑身是血的人,从倒下的战友丛中站了起来。他大衣下似乎怀抱着什么货色。登时,美国大兵的枪口全都瞄准了他。在他冲上来的那一刻,他们会把他那裹着大衣的身躯,打成一团蜂窝。但是,他并没有英勇地扑向敌群……而是……而是踉蹒跚跄,扑向那面狰狞飘展的敌人的军旗!他扑向军旗的那一刹,拉响了怀中紧抱着的火药包!而后,与敌人的军旗,同归于尽……

  从这些在无数刀口上舔过血的美国军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足以反证:抗美援朝,是中国军人留给对手的永久疼痛。

  “一个新对手确实无疑地参战了!”直到这时,麦克阿瑟才不得不开端重新审阅战壕的对面。

  美国著名作家约翰?托兰在《漫长的战斗》中指出:“朝鲜战争是美国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战争,是在美国武装干预朝鲜内战并严峻威逼中国国家平安的情形下爆发的。中国出兵朝鲜,是出于国家好处的斟酌,是不得已。如果苏联侵犯墨西哥,那么美国在5分钟之内就会决定派军队去的。”

  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67周年。

  当“黄继光连”的官兵在晚点名时齐声替他们的英雄先辈答“到”,当航母驶向波澜万顷的大洋,当歼-20、运-20陆续飞进人民空军的战斗序列,这支曾经所向无敌的军队,正在用有形无形的信号,向所有潜在对手宣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3

  只管所有的讲演都显示:“可能是中国部队参战了!”但麦克阿瑟仍不信任中国军队敢出国参战。

  一种认为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胜了。美国从南朝鲜东南角底端釜山,打到中国鸭绿江边,最后把战线保持在“三八线”。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对朝鲜战争胜负的感叹最拥有代表性:“这协定临时结束了(我忠诚愿望它永久终止了)那个可怜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亦是我40年戎马生活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中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次不值得爱慕的声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署没有胜利的停战公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绝望的疼痛。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备同感。”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如斯评价朝鲜战争:“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一场错误的战争。”

  当毛主席语气平缓地对彭德怀说,岸英只是志愿军的一名一般兵士,不能由于他是我的儿子就搞特别。把他和其余就义的志愿军同道一样,葬在朝鲜的土地上??

  李奇微把韩国军队与志愿军做了对照:“南朝鲜军队缺少得力的引导,他们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国军队有十分大的害怕心理,简直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士兵如果忽然呈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老是把很多南朝鲜的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他们没有秩序,丢掉兵器,没有领导,完整是在全面溃退。他们只有一个动机??逃得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

  1955年,彭德怀在开国授衔中,名列十大元帅第二位,时年57岁。而11年前,麦克阿瑟提升为陆军五星上将时,为64岁。

  12月6日,美军狼狈撤退,第39军胜利光复平壤。美国《纽约前驱论坛报》赞叹说,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文丨乔良

  这是1950年10月19昼夜晚。此时,“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正在间隔战场1000多公里的日本东京“第一大厦”里,香港挂牌网参考资料区,乐观地等候着11月23日的“感恩节”??这个被他自己断定的美国士兵得胜凯旋时刻的到来。

  一位国民党老兵,家里是富农,土改时受了“危害”,所以铁心塌地地随着国民党。去了台湾后,因不受重用,又去了美国,在美国没有找到他幻想中的世界,反而受尽白眼礼遇,就又去北美一些小国家做小生意。几年的海外流浪,早已使他淡忘了国家的概念,祖国在他心目中好像远没有一杯热咖啡有价值。

  2

  “联合国军”第二任司令官李奇微是这样评论志愿军的:中国人在夜间进攻特别神秘莫测,可想而知。中国部队很有效地隐藏了自己的行为。每个履行义务的士兵都能做到自力更生,携带由大米、豆类和玉米做成的干粮以及足够的轻武器弹药,因此可以保持四五天之久。敌人以东方人特有的坚强精神奋力加固他们在山上的工事。中国人是壮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进攻。

  5

  美第八军军长范佛里特对志愿军的评论是:“以个人而论,中国士兵是一个倔强的敌人。他们没有防弹背心,没有钢盔。他们只穿上军服,戴上军帽,踏着一双帆布鞋。他们携着步枪,腰上皮带配有二百粒子弹。他们携带数枚制作粗劣的手榴弹,食粮是用米和杂粮磨成粉状而成的,装在一条长管形布袋里,必要时可维持十几天。中国军队医疗设备简陋,万不能和我们的医疗队、前线救护站,以及完美的后方病院相比较。但是,他们永远是向前作战,舍生忘死的,有时甚至渗入渗出到我们防线后方,令我们一筹莫展。”

  一位日本教学感慨道:“1949年,你们说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在我们日本无人相信。看看你们中国人,100多年来一个失败接一个失败,几千个外国入侵者、一两万个外国入侵者就可以直入你们首都杀人纵火,你们就得割地赔款。后来你们出兵朝鲜,把我吓一跳。你们把美国人从朝鲜半岛北面压到了南面,我才感到中国与过去比拟不一样了,看来中国人是真的站起来了。”

  但不论站在什么态度上看朝鲜战争,一个任何人都无奈否定的事实是:“朝鲜战争使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站起来了!”

  两年后的7月28日,“联合国军”司令官克拉克被迫签了朝鲜停战协议:“我成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议上签字的美国陆军司令官。我觉得一种扫兴的苦楚……”

  让对手永远疼痛,是这支军队的永久光彩。

  一种认为以中国胜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用落伍美军几代的武器装备,从鸭绿江边打到南朝鲜首都汉城,最后把阵线稳固在“三八线”,美军是从鸭绿江边退到“三八线”以南。

  1

  邓岳恳求留下一个团来担负警卫,彭德怀却只留下了一个连,并在后来的战斗中亲身指挥这个连捣毁了向他凑近的4辆美军坦克。

  前“结合国军”法国希尔将军说:我以为时下,一些人包含良多中国人,他们对韩战(朝鲜战役)的见解几乎就是在胡说。他们基本不懂得,咱们当时的对手是谁。“鸭绿江的冬季战争,我的军队一次战斗下来,丧失惨重,我从士兵眼神中,看到的不是怒火,而是胆怯!”

  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麦克阿瑟几乎成了一尊不可撼动的战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就是美国著名的“彩虹师”的师长,创记载的失掉了7枚银星奖章。战后又成了“把西点军校带入古代军事时代”的西点校长。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作为盟军太平洋战区最高指挥官,在对日作战中功劳卓越。仁川登陆,更是令西方军界为他的军事天才折服。

  贾永:中国军神VS美国战神,谁被彻底愚弄了?

  美国《世界历史》杂志1995年第3期,在《美国是怎样卷入朝鲜战争的:进程和根据》一文中指出:“6月26日,杜鲁门即下达了出动海军和空军援助南朝鲜军队以及派第七舰队驶向台湾海峡的命令。杜鲁门还要约翰逊用电话告诉麦克阿瑟,动用在远东的海、空军力量增援南朝鲜,但只能在“三八线”以南运动。会后,佩斯即时向麦克阿瑟下达作战命令:对“三八线”以南的“所有军事目标都可以出动空军”,“海军对所有海岸水域及港口可以自在采取行动”。这就是说,在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天,美国就迈出了卷入战争的第一步,同时,也为中美之间的抗争奠定了第一块基石。还有必要指出,在美国总统和陆军部长的命令下达时,联合国安理睬尚未开会通过所谓支援南朝鲜的决定案,美国国会也还没有就此问题进行探讨。这意味着美国政府采取的军事行动甚至没有任何名义的合法化。当然,白宫对此并不是不介意的。

  文?贾永 王玉山

  三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