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2841.com >
男主播死在直播工作台被疑吃了壁虎蜈蚣合肥警方:缺氧窒息www.00

发布日期:2019-10-06 19:29   来源:未知   阅读:

  35岁的孙俊(化名)是斗鱼直播的一名主播,7月20日早上,他被发现死在直播工作台上。

  据悉,为了吸引更多粉丝,他在直播中常玩一种“转盘吃东西”的游戏,转盘上写有啤酒、蜈蚣、壁虎、芥末等物品,转到哪个就吃或喝对应的东西。

  其生前最后一次直播是在7月18日19时53分。男主播不幸身亡,死因究竟是什么?

  从河北邢台坐车至北京再转车来安徽合肥,辗转一千多公里的辛劳,也未能磨去孙俊(化名)父亲和妹妹的分毫悲痛。7 月23 日,是孙俊倒在直播工作台之后的第四天,孙俊的父亲特意带来一只黑色手提包,“用它来装儿子的骨灰盒,带儿子回家……”说到这里,57 岁的孙父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孩子小学毕业就没有再读书了,18 岁外出闯荡,一年多前开始做网络主播。”昨日,孙俊的父亲及其妹妹、妹夫接受了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的采访,讲述了这位主播的成长经历。

  “7月20日清晨5点多接到电话,得知哥哥出事,我根本无法相信。”孙俊的妹妹孙丽(化名)对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说,她在北京工作,得知哥哥出事,父亲就从河北邢台老家往北京赶,之后她和丈夫以及父亲一行三人从北京乘坐高铁赶往合肥,“一路上就想车速再快一点,想早点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孙丽说,她只有这一个哥哥,家中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记者守候在合肥市殡仪馆取灰(骨灰)等候室前 本文图片 安徽网一行三人在7月20日晚上10点半左右抵达合肥。“直到看到哥哥的遗体,我父亲依然不敢相信,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昨天上午,孙俊的遗体已经在合肥市殡仪馆火化,孙父打算把孙俊的骨灰带回老家祖坟安葬。记者在现场看到,孙父把儿子的骨灰盒装进随身带来的手提包,手一直不停颤抖,几乎无法放入。

  昨天上午,孙俊父亲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7 月22 日下午,有两名来自湖北武汉的人到合肥找他们,“两个人自称是和我儿子签订合同的一方,希望我们能够低调解决这件事。大概谈了20 分钟然后他们就走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给我们留。”

  孙父告诉记者,孙俊是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的,是与位于武汉的一个公司签订的“解说合同”,按照合同约定,“孙俊所得的收入(礼物)按照三七分成,即孙俊分得70%,www.009234a.com,中介分得30%”。事发后,孙俊的女友曾通过孙俊的微信联系直播平台相关人员,7 月22 日下午,两人从武汉来肥与孙父等人见了面。“对方只说来这看看情况,再回去向上汇报。让他们给我们留个联系电话他们也没有留。”孙父说,在孙俊去世后,斗鱼直播平台马上关闭了他的直播间。

  7 月21 日,记者曾两次联系斗鱼直播智能客服助理,询问此事的相关情况,但一直没能得到回复。昨天下午,记者再次联系斗鱼客服,亮明记者身份并提出采访孙俊死亡一事,随后记者应斗鱼客服要求提供了记者证照片和编号。但截至昨晚发稿时,记者尚未得到斗鱼直播平台关于此事的回应。

  对于孙俊的遭遇,孙父悲伤的同时也很愤怒:“我儿子直播的内容或许不对,但直播平台难道就没有责任吗?这样的内容允许直播吗?”

  孙父对于斗鱼直播平台有没有尽到监管责任表示质疑,想通过法律途径为儿子讨个说法。“平台的监管一定要到位,不能放任这样的行为,也不要再让这样的悲剧出现了。”孙父说,直播平台是如何履行监管责任的?不是说24 小时进行监管吗?“眼看着孩子在喝酒、吃壁虎蜈蚣之类的东西却无动于衷。如果说监管平台看不到,为何后来又将我儿子的账号关了?如果平台及时制止或提醒他,或许悲剧就可避免。比如,如果我儿子当时还在继续喝,作为平台应该可以把他的账号关停不让他再直播了。但他们显然没有这样做。”孙父说。

  “当时我在老家,得知这个消息,我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天塌了一样。”孙父悲痛地对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说,儿子做事很有主见,“为人善良,就是性格有些内向,脾气有点倔。”孙俊在小学毕业后,因为成绩不好,就没有继续读书了,因为年龄尚小,家人也没让他干活。在18 岁那年,孙俊开始外出闯荡。

  孙父介绍,孙俊先是去北京打工,在那里待了七八年,并在那里认识了他的女朋友。因为女友家是合肥的,大概在2012 年,孙俊随同女友来到合肥。“孩子在外的这些年,和我们不常见面,但只要一有空就会给家里打电话。”孙俊的父亲告诉记者,孙俊是一个很孝顺长辈的好孩子,过年过节常给家人打电话,还会给家里寄钱,“他在外面非常不容易,但从没给家里诉过苦”。孙俊的奶奶今年70 多岁了,老人家血压高,心脏也不好,家里人都还瞒着消息。而孙俊的母亲,早在儿子24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据孙父介绍,来合肥后,孙俊送过外卖,然后在一年多以前,转型变成了一名网络主播,日常的经济来源靠当主播维持,收入多少取决于粉丝打赏的礼品多少,一个月收入高的时候能达到七八千元,少的时候只有两三千元。

  孙父告诉记者,孙俊的女友已经怀孕,今年10 月份孩子就要出生了。“她哭得比我还伤心,他俩有将近8 年的感情了,还怀了他的孩子。”孙父介绍,孙俊的女友目前也是在合肥打工,“他们两个是很相爱的,儿子缺钱的时候,她也会帮助他。”两人都商量好了,等孩子出生后,让孙俊的妹妹到合肥帮忙看孩子。“我对儿子这个女朋友是很满意的,要不是出了这样的事,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要领证去了。”说到这里,孙俊的父亲已失声痛哭起来。

  孙俊出事时,也是女友最先发现的。据孙丽介绍,7 月18日晚是孙俊的最后一次直播,而到了7 月19 日,孙俊的女友曾一再给孙俊拨打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在联系不上孙俊的第三天,也就是7 月20 日清晨,孙俊的女友赶到孙俊在合肥叠嶂路与石门路交口铜冠花园租住的房子处。

  “她站在屋外不停地敲门,但房内一直没有人应答,随后她就给房东打了电话。”孙丽说,当时房东到达后发现房门是反锁的,只好通过阳台窗户翻进了房间。房门打开后,孙俊的女友和房东却发现孙俊趴在直播工作台上,一只手臂下还压着直播时使用的话筒,已经一动不动。等民警和120急救人员闻讯赶到后,孙俊被证实已死亡。

  7 月22 日,孙父和孙丽整理孙俊遗物时发现,在孙俊居住的出租屋内,还存有1 筐鸡蛋、几箱啤酒、数瓶北京牛栏山牌二锅头。据孙父介绍,警方曾向他透露,孙俊当天在进行直播时,打开了两瓶白酒,其中一瓶喝完了,另外一瓶还剩下三两左右。

  “我们看到遗体的时候,他(孙俊)整个脸都是紫黑色的,指甲已经完全黑掉了。”孙父称,辖区警方提供的相关材料表明,孙俊系“缺氧窒息”导致的死亡,“警方说他是直播时喝酒,然后可能吃了什么壁虎、蜈蚣之类的,堵在气管里了。”警方人士告诉记者,根据调查情况来看,孙俊确实曾在直播时饮酒。但对于他是否有吃壁虎、蜈蚣等行为,警方表示目前没有可以提供的信息。

  “上个月还和哥哥通过电话,此前也和哥哥没有断过联系,我印象中他从不酗酒,甚至很少喝白酒。”孙丽告诉记者,以她对哥哥的了解,www.50600.com合作今年4月,沺呾攫59799啞嶸煦撓笱.,,她很难相信哥哥会在直播的时候喝酒过量。孙丽说,在她的记忆中,即便是和朋友一起吃饭,哥哥也很少喝白酒,偶尔会喝一些啤酒,和家人在一起吃饭时,更是很少喝酒。

  提起哥哥孙俊在直播时可能吃下什么壁虎,蜈蚣之类的东西,孙丽说不敢相信。在事发后,孙丽登录了哥哥的直播账号,要不是看到网友的聊天记录等信息和视频,她是无法相信哥哥会做出如此出格举动的,“我一直觉得他是有分寸的,可能他太拼了,我们家人不知道而已。”

  孙俊的父亲告诉记者,等回到老家后,会低调办理儿子的丧事,肯定要安葬在祖坟里,让儿子入土为安。孙父说,自己近年来在河北邢台老家打零工,还要照顾70 多岁的老母亲。他说,自己经历过多次生死离别,弟弟在47 岁时因为车祸离世了,妻子45 岁时去世了,“这次孩子一走,整个家就散了。但怎么办呢?生活还是要继续啊,我还要照顾老母亲啊!”

  昨天下午,安徽承义律师事务所的何晨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直播过程中意外死亡的情况,孙俊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因此应当承担相应的后果;对于平台方来说,也要负一定责任。

  对于孙父的维权想法,何律师说,首先要看双方签订的合同有无约定直播方式,是否鼓励或要求对方采取吃东西、喝酒等类似行为来增加关注度,“如果有类似条款的话,那么合同的另一方可能存在一些过错”。同时,还要看合同中有无安全条款,比如提醒当事人在使用平台时应注意自身安全、不做一些危险的有可能涉及人身伤害或伤亡的行为等。何律师表示,其次还要看该平台有无在主播直播过程中发生意外时,帮助他报警或救助的义务,如果有报警或救助的法定或约定义务没有做到,那么平台方需要承担过错,赔偿损失。

  何晨律师说,直播平台是一个新生事物,而法律的出台或完善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相信在这事之后肯定会有一系列的法律法规的完善,包括对直播平台义务的规范等;同时,对直播喝酒、吃蜈蚣等行为造成的伤害平台是否有责任监管、如何监管等,也需要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完善。

  从家人的陈述中,吃蜈蚣、壁虎的男主播,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是父亲的孩子,是妻子的丈夫,是未出生孩子的父亲……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